<address id="4xtcz"></address>
  • <center id="4xtcz"></center>

      1. <blockquote id="4xtcz"></blockquote>

        <progress id="4xtcz"></progress>
        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地區文化 > 秦隴文化—紅色革命—毛澤東在寧夏的五天四夜

        秦隴文化—紅色革命—毛澤東在寧夏的五天四夜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2月29日09:32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70年前,中國工農紅軍力挽狂瀾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在寧夏畫上了句點。 

          追尋那些偉大的背影,一幕幕生動的畫卷從歷史深處走來…… 

          1935年10月5日,毛澤東率領陜甘支隊從甘肅靜寧界石鋪出發,經西吉縣境內將臺、馬蓮一帶東進,當晚宿營于興隆鎮單家集村(西吉縣境內)。10月9日,右路軍沿長城塬折向東北與左路軍會合于孟家塬,又折向東南進入三岔鎮(甘肅鎮原縣境內)。短短五天四夜的行程,讓我們這些后來的采訪者,感受到了綿綿不息的長征情懷。 

           紅軍足跡遍西吉 

          在老人們的記憶中,首先來的是紅25軍。這里是回族聚居區,紅軍專門規定了“三大禁令四項注意”:禁止部隊駐扎清真寺,禁止毀壞回族經文…… 

          這支仁義之師迅速贏得回族同胞的擁戴。兩個月后,毛澤東率紅一方面軍行至單家集。當地回族群眾一見紅軍又“回來”了,紛紛夾道歡迎、送水送物。毛澤東很奇怪,打聽原委后,連聲稱贊:紅25軍政策水平很高,民族政策執行得很好。 

          單家集陜義堂清真寺管理會的主任、65歲的回族老人拜福貴給記者介紹說,毛主席等一進村,就去參觀清真寺,和阿訇親切交談,毛主席給阿訇和在場的回族群眾講解了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尊重回族人民的風俗習慣,保護清真寺、主張民族平等政策。阿訇聽后非常感動,當即就招呼回民給紅軍騰房子、并邀請毛主席和其他領導人在清真寺吃飯。 

          采訪中,村里老人還給記者講了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單家集所在的西海固地區,曾以“貧瘠甲天下”著稱。70年前,紅軍路過這里,將南方人用馬鈴薯做粉條的工藝傳授給當地回族群眾。今天的西吉是國家命名的“中國馬鈴薯之鄉”,馬鈴薯產業已為西吉騰飛插上了翅膀。 

          毛澤東夜宿坑坑店 

          1935年10月6日拂曉,中央領導率紅軍從單家集東進,當晚到達張易堡一帶。對于毛澤東途經張易,有多種說法,一說夜宿田堡,一說夜宿毛莊。 

          那么,毛澤東究竟夜宿在哪里? 

          10年前,固原市統戰部部長李廷藩到張易鎮張易村馬玉蓉老人處詳細調查。那時老人80多歲,身體健朗。根據馬玉蓉老人的回憶:民國二十四年九月,割莜麥季節,中午來了一小部分紅軍,大部分是下午從黃灣來的,當時全莊人大部分跑了,我和嫂子跑出去躲在地里莜麥麥垛旁邊。后來,丈夫蘇進安來叫我說,紅軍好得很,回家燒水。太陽快落了,我丈夫說,坑坑店來了當官的,用竹笆抬的,竹笆放在坑坑店二道門口,二道門還站崗,坑坑店崖背也有站崗的,把我婆婆叫去在坑坑店崖背上看竹轎。 

          李廷藩進一步分析,1976年毛澤東的警衛員來固原回憶時說,毛澤東在張易堡附近住的莊子里有個廟。這說明紅軍住在漢民村,張易堡西南角堡子梁下當年就有一個規模很大的廟。紅軍當年從黃灣沿張易堡西南進入張易堡,就從廟旁邊路過,坑坑店距廟不過百米。所以毛澤東當年就住在坑坑店,而不是毛莊,也不是田堡。 

          走入張易村,當年的遺跡已經難以辨認。倒是外觀漂亮、功能設施齊全的村衛生室格外引人注意。張易村村民對他們醫療狀況顯然很滿意:“俺們剛剛參加了農村合作醫療,現在看病也像城市人一樣報銷啦!” 

          六盤山上走來一支瘦弱的隊伍 

          1935年10月7日拂曉,毛澤東隨紅軍從張易出發,向東挺進,幾個時辰后來到六盤山頂,毛澤東正是在這里構思了詩詞《清平樂·六盤山》。 

          今年80歲的王學禮老人家住涇源縣六盤山鎮和尚鋪村,當年紅軍從他家門前走過時他只有9歲。70年后,老人手指身后的六盤山告訴記者:“紅軍都很瘦、很黑,個子很小。很多傷兵沒有人抬,自己拄著拐一瘸一瘸地往前走!碑敃r,村里的人以為來了土匪都躲進山里,后來發現紅軍公買公賣,又都跑回村里。王學禮家開著飯館,不少紅軍就在他家吃飯,所以老人記憶特別深刻。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支瘦弱疲憊的隊伍,不僅成功地翻過了六盤山還一直走到了陜北、走到了北京,建立了新中國。 

          現在老人早已經不開飯館了。自從隧道修通,和尚鋪不再是交通要道,傳統上以開店為生的當地村民紛紛另尋生路。在當地政府的推動下,這個村已經實現了戶均3頭牛、人均1.5畝苗圃、戶均輸出勞務1人,村民的生活大大改善。 

          長城塬上的好漢們 

          10月7日到8日,毛澤東與中央紅軍沿著秦長城遺址在今天彭陽縣境內行軍,毛澤東先后宿營于小岔溝村與喬渠。 

          彭陽縣城陽鄉長城村喬家后人回憶,毛澤東晚上9點左右抵達了喬渠。喬家人趕忙用木桶從溝里背了3趟水,從窯里搬出一口大缸,為紅軍煮了滿滿一缸洋芋。又烙了幾個燕麥餅餅,送給紅軍首長(毛澤東)吃。吃完飯,毛澤東在案板上點了兩根蠟燭,攤開了地圖,開始辦公。當晚,他在案板上睡了一夜。1976年,這塊案板被收進了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 

          據回憶,第二天10點左右,毛澤東把紅軍集合起來開拔,向甘肅省鎮原縣三叉鎮行軍。這是毛澤東在寧夏走的最后一段路,此后他再也沒有來過寧夏。 

          1949年10月,毛澤東在給延安同志的一個復電中寫道:“延安和陜甘寧邊區,從一九三六年到一九三八年,曾經是中共中央的所在地,曾經是中國人民解放斗爭的總后方。延安和陜甘寧地區的人民對全國人民是有偉大貢獻的!1961年在江西廬山召開中央工作會議期間,他又應寧夏之邀,揮毫寫下了草書《清平樂·六盤山》。 

          對這短暫兩天,彭陽人一直有個想法。雖然誰都知道,對文學作品的所指不能這樣較真,可彭陽人還是很自豪地覺得“不到長城非好漢”指的就是彭陽境內的古長城遺址。要知道彭陽境內既有長城村,又有長城塬,就算是巧合,也足以讓人思量半晌、驕傲半晌。 

          這個山區小縣建縣20多年,如今中央黨建領導小組秘書組將彭陽縣確定為全國唯一的農村黨建工作聯系點,全國人大建議將彭陽生態治理的成功經驗在黃土高原類型區全面推廣。 

        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