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4xtcz"></address>
  • <center id="4xtcz"></center>

      1. <blockquote id="4xtcz"></blockquote>

        <progress id="4xtcz"></progress>
        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現代人物 > 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徐向前

        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徐向前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1月12日23:57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徐向前(1901-1990)  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創建人和領導人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原名徐象謙,字子敬,山西五臺人。1924年4月考入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后留校任排長。1925年春,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的第一次東征。后到國民軍第二軍第6混成旅任教官、參謀、團副等職。1926年11月到武漢后,任南湖學兵團指導員。1927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4月任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隊長。曾率學生隊參加攻打叛軍夏斗寅部,后被派往張發奎部任司令部參謀。1927年后,歷任工人赤衛隊第6聯隊隊長,工農革命軍第4師第10團黨代表,4師參謀長、師長等職。1929年6月,被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派往鄂東北,先后任中國工農紅軍第31師副師長,中共鄂豫邊特委委員,鄂豫邊革命委員會軍事委員會主席。

        1930年春,任第一軍副軍長兼第1師師長。1931年初,第一軍與第十五軍合編為第四軍,他任軍參謀長。協助軍長曠繼勛等指揮部隊連續挫敗國民黨軍對鄂豫皖蘇區第一、第二次“圍剿”。7月,任第四軍軍長。11月,當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任第四方面軍總指揮兼第四軍軍長。組織指揮了一系列戰役,粉碎了國民黨軍對鄂豫皖蘇區的第三次“圍剿”。1932年10月,由于敵人強大和張國燾戰略指導的錯誤,鄂豫皖紅軍未能打破國民黨軍的第四次“圍剿”,四方面軍主力2萬多人被迫撤出鄂豫皖蘇區,開辟川陜革命根據地。1933年11月至1934年8月,指揮所部抗擊國民黨軍20多萬人的“六路圍攻”。1934年2月,被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1935年6月,第一、四方面軍會師后,被任命為紅軍前敵總指揮部總指揮。曾獲金質紅星獎章。1936年7月,第四方面軍與第二方面軍會師后,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員。8月,再次率軍北上,指揮了通(渭)莊(浪)靜(寧)會(寧)戰役。會寧會師后,中央軍委指示,第四方面軍一部西渡黃河,執行寧夏戰役計劃。11月,奉軍委命令任西路軍軍政委員會副主席兼西路軍總指揮。

        抗日戰爭爆發后,出席了中共中央在洛川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被選為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1937年8月,任八路軍第129師副師長。1938年4月,率第129師和第115師各一部進入河北省南部,創建冀南抗日根據地。1939年6月到山東,任八路軍第1縱隊司令員。1942年任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副司令員,后任抗日軍政大學代理校長。

        解放戰爭時期,先后任晉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華北軍區副司令員兼第一兵團(后改為人民解放軍第十八兵團)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948年3~5月,指揮臨汾戰役,以大部分新組建之部隊,攻克設防堅固的臨汾城。6~7月指揮晉中戰役,以6萬兵力殲國民黨軍10萬余人,解放縣城14座。1948年10月到1949年4月初,帶病組織指揮太原戰役,任太原前線司令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太原前線總前委書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任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1954年起,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國防委員會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和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65年起,任第三、第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66~1987年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參與領導軍隊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和國防建設。文化大革命期間,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進行了堅決斗爭。1978~1980年,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部長。1983年6月至1988年4月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委副主席。他是中共第七至第十二屆中央委員,第八屆(十一中全會補選)、第十一屆、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1990年9月21日在北京逝世。在戰爭時期和建國以后,發表過多種軍事論著。曾著回憶錄《歷史的回顧》(1984)。 

        對徐向前夫婦的懷念
        郭春福(少將)
          徐帥長期積勞成疾,尤其上世紀50年代病情較重,但生活上絕不要過高的照顧。只要能保障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除此以外的待遇他們都一概予以謝絕,他們曾退回多余的汽車,也曾退回配發的新地毯。組織上考慮徐帥多病需要加強營養,撥給他們一些補助金,他們都命人退回。
          徐帥深情的回憶說,他小時候最先背下來的文字,就是這家訓:“襁褓失母,兄文厚、文達祖負抱而耕。文源祖以報恩,誓其子孫焉:布谷催耕,兄淚盈盈,有弟無母,無母孰哺?負我來耜,抱我弱弟,以適于南畝。苗既碩,弟何小,兄也顧之,勞心草草。弟既長,兄已老,弟也事之,私心未了。滹沱浩浩,潭水一掬,決潭益沱,毋乃不足,曰予世世子孫,惟兄之子孫,是親是睦,敢或侮之,神其不福!
          人們比較熟知老一輩無產階級及革命家徐向前元帥,但并不了解與徐帥相濡以沫近半個世紀他的夫人黃杰同志的傳奇經歷。黃杰同志是個資歷較深的老革命,她1927年1月考入黃埔軍校武漢分校女生隊,從此走上革命道路。1928年初加入中國共產黨后,回到家鄉湖北松滋縣任縣委書記,開展農民運動,曾發動九嶺崗農民暴動。此后,奔走于江蘇、上海、香港、湖北等地,在中央軍委、中共江蘇省委和上海市委做交通聯絡工作,并在周恩來、宋慶齡、何香凝、潘漢年同志的領導下從事革命斗爭活動。她數度被國民黨政府逮捕,但革命意志堅定不移,與敵人展開了頑強的斗爭。黃杰同志家庭生活荊棘坎坷,年輕時的兩次婚姻都非常不幸,第一任丈夫是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主要負責人之一、軍事家、紅四軍軍長的曾中生,被中央派往鄂豫皖地區實施統一領導的張國燾在根據地內部搞“肅反”,作為“托派”抓捕殺害。第二任丈夫也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革命活動家,在新疆被軍閥盛世才抓捕殺害。因革命斗爭的需要他們曾將不滿周歲的兒子送往香港他大伯父家寄養,解放后這個兒子成了資本家,當時一個革命家的母親和資本家的兒子是不允許相認的,后來在周恩來和鄧穎超同志做了許多工作之后,才稍微有些往來。徐向前元帥是她的第三任丈夫,1946年在延安結為伉儷,這兩位老革命家結合以后革命情深,相伴終老。今年十一月八日是徐帥106年誕辰紀念日,黃杰同志去世也近半年,我作為徐帥的秘書,曾在徐帥和黃杰同志的關懷下工作了25年,對這兩位老革命家思念甚深,平時尤其在年節之時,每每記起他們的教誨和關懷,總能感受到他們謙和、平淡、坦蕩、無私的人格風范永在人間。
          全國解放后徐帥長期擔任黨、國家和軍隊領導人,但他從不因居高位而忘記修身,黃杰同志也克勤克己嚴謹持家,絕不敢自恃身份而忘記艱苦樸素的優良傳統。徐帥長期積勞成疾,尤其上世紀50年代病情較重,但生活上絕不要過高的照顧。只要能保障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除此以外的待遇他們都一概予以謝絕,他們曾退回多余的汽車,也曾退回配發的新地毯。組織上考慮徐帥多病需要加強營養,撥給他們一些補助金,他們都命人退回。上世紀60年代初,三年困難時期,他們經常讓管理人員挖一些野菜和摘些樹葉來吃。挖來這些野菜后,黃杰同志告訴炊事員如何加工,有時還親自下廚擇野菜、做粗糧,告訴炊事員如何粗糧細做。管理人員從徐帥的健康著想,有時買來點牛羊肉改善伙食,他總是嚴肅地說:“全國人民都很困難,毛主席和周總理帶頭不吃肉,我能吃得下嗎?我們是人民的勤務員,國家有困難,百姓有餓死的,我們不能有絲毫的特殊!”但凡徐帥說的,黃杰同志都委婉地告訴管理人員堅決照辦,但為了照顧徐帥的身體,稍好一點的食品她都先留給徐帥,而后是子女,而她本人從不講究。
          青少年生活的苦難和革命戰爭歲月的艱辛,養成了徐帥和黃杰同志粗茶淡飯的生活習慣。徐帥是北方人,而黃杰同志是南方人,但日常的飯桌上,大多是徐帥老家山西的家鄉飯,經常吃的是莜麥面做的莜面卷、小米粥、窩窩頭、和子飯。無論是艱苦條件下還是國家經濟發展時期,他們總是隨著季節的變化,讓人采摘嫩柳葉、榆錢、榆樹葉、馬齒莧、蘿卜纓等等,弄來當菜吃。即使是徐帥生病住院,黃杰同志也會經常讓炊事員做上涼拌馬齒莧帶到醫院。他們住的房子,陳設很簡單,修繕房子,必須經他們批準,從不鋪張浪費。近20年沒有粉刷的墻壁,已經變了顏色,營房部門提出貼墻紙或粉刷,他們不同意。會客室里的沙發,橫木已斷了,修了多次,服務處要更新,他們也不同意。沙發套補了好幾塊補丁,直到1985年,實在不能用了,他們才同意換新的。國家和軍隊再困難,但保障徐帥工作的必需品總也不會缺少的,但黃杰同志公私分明,不屬于她的生活待遇的部分,她絕不沾邊。保障徐帥的工作用車家里有好幾臺,黃杰同志在“文化大革命”前在紡織工業部任人事司司長,從來都是乘公共汽車,絕不要徐帥的工作車接送上下班。他們自己有一個小木箱,里面裝著錘子、剪子、鉗子、螺絲刀、釘子等工具,常常自己動手修理用具,大家都稱這個箱子為“百寶箱”。他們還有自己的“針線包”,自己親手織毛衣,縫扣子,補衣服。這兩位老革命家幾十年如一日,始終保持了勤儉樸素的生活作風。
          徐帥是山西人,家鄉的歷史和傳統文化養育了徐帥,徐帥和黃杰同志也始終把山西的傳統歷史文化深深地扎根于自己的行為和道德準則里。一次在向徐帥匯報工作之后,徐帥一時興起和我說起了他的祖上為他們家立下的家訓,徐帥的四世祖兄弟三人,名徐文厚、徐文達、徐文源。徐文源襁褓喪母,全靠兩個哥哥撫養,種地的時候把他抱到田里去,有時背著他耕地。徐文源長大之后,對哥哥們的養育之恩,銘心刻骨,并立下訓詞,教育子孫效法祖宗,兄弟姐妹之間,相親相愛,和睦相處。這訓詞一代一代往下傳,從未廢止,一直傳到他這一輩。徐帥深情的回憶說,他小時候最先背下來的文字,就是這家訓:“襁褓失母,兄文厚、文達祖負抱而耕。文源祖以報恩,誓其子孫焉:布谷催耕,兄淚盈盈,有弟無母,無母孰哺?負我來耜,抱我弱弟,以適于南畝。苗既碩,弟何小,兄也顧之,勞心草草。弟既長,兄已老,弟也事之,私心未了。滹沱浩浩,潭水一掬,決潭益沱,毋乃不足,曰予世世子孫,惟兄之子孫,是親是睦,敢或侮之,神其不福!甭犕曛笪腋锌级,一個擔任黨和國家及軍隊領導人三十多年的元帥,在自己八十歲高齡之際,仍能牢記兒時的家教,其人品和修養堪為后代的楷模。
          1990年9月21日,徐帥去世之后,我又在黃杰同志身邊工作了幾年,徐帥形成的家風依舊。徐帥去世后,國家按規定發了8000多元的撫恤金,黃杰同志和子女們一致意見由我暫為保管。此時我的獨生子上軍校不久,即因白血病住院。黃杰同志得知后,幾次告訴家人,要把徐帥的撫恤金給我,用于為我兒子看病。我得知后,心里十分感動。雖然兒子最后還是離開了我們,我們始終也沒有動用過這筆錢,但黃杰同志如此的關心,給了我和家人許多溫暖。不久,因工作關系我離開黃杰同志到了新的領導工作崗位,將這筆錢如數交給徐帥家中,這筆錢如何處置我也不得而知,不過黃杰同志對我的關懷之情,我至今仍銘記心中。偉人已去,徐帥和黃杰同志的高風亮節成為我永遠向前艱苦奮斗的革命動力。

        500万彩票